上午,工人們開始封閉井口 攝/法制晚報記者 付丁
  昨晚全大媽從井口往下爬
  昨晚記者瞭解到,全大媽已經在井下生活了很久,她最擔心有人來查
  攝/記者 劉暢
  法制晚報訊(記者 李曉雨) 連日來,居住在朝陽區麗都廣場井下的一群人引起了這個城市的關註,媒體紛紛去報道他們生活的艱辛。那麼這個問題應該怎麼解決呢?記者對此進行了探訪,發現當地基層政府也曾對這群人進行救助,但這些人總是去而復返。
  今天上午,將台鄉政府表示,昨天下午已經派綜治辦、城管、公安等部門到現場調查,今天上午開始封井,記者看到工作人員在井口上面磨了一個水泥檯子。
  探訪
  媒體圍堵 井下老人晚上現身
  昨天上午,記者來到麗都飯店南門西側的綠地,幾個上面搭著木板、塑料布,拴著鐵絲等物的井蓋與其他普通井蓋有著明顯區分,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用巧勁非常容易拉開的井蓋,這些就是住人井。
  現場共有17口井,附近保安指出六七口都是平時住過人的,但記者一一“敲門”,均無人回應。
  此時,由於“井下住人20年”的新聞迅速走紅網絡,北京、香港和一些國家級媒體的記者一波又一波地涌到這裡,翻看一口又一口空井,舉著“長槍短炮”、強光手電,追尋他們的“蛛絲馬跡”。
  但一直到晚上9時許,記者們才看到一位身著深藍色羽絨服、背著斜肩包的老太太嫻熟地打開草地上的一個井蓋,扔進去一個塑料瓶。
  “住井老太太回來了,快來快來。”媒體人一擁而上,讓老人不知所措,有些驚慌地看著這些踩在“自家門”上面的不速之客們,停住了腳步。
  “大家是來幫你的……”直到一位記者說出這句話,她才踏踏實實地表示,自己就是住在這裡的人之一。
  自述
  撿破爛為生 一年攢下九百多元
  她自稱叫全友芝,河南商丘人,沒上過學,也不識字,清楚地知道自己屬豬,卻無法一下說出自己66歲,只知道自己六十多了。
  如此艱辛地住在井下,老人沒有別的親人了嗎?“有倆兒子,都窮。老伴就別提他了。”老人稱,在河南老家有倆兒子,大兒子傻了,連媳婦都沒有,托給親戚照顧。
  二兒子家倆孩子都才幾歲,窮得沒法上學,還得靠自己貼補。
  老伴原來在外地掙錢,兩年前來北京找到自己,但由於經常打罵自己,所以倆人不同住,但他也在附近住井。
  老人介紹,她的生活很簡單:早上從麗都出發,步行前往三里屯、雅寶路、亞運村、團結湖等地區撿拾塑料瓶,然後找地方賣掉。
  一個瓶子8分錢,除了買點豆漿、粥、饅頭等簡易的三餐,昨天一共掙了18元。
  最多的一年,她這樣攢下了九百多元。
  記者下井 目睹簡單的“家”
  老人腿腳利索,手勁很大,藉著記者們的閃光燈和手電,雙臂一抖,挪開井蓋,順著管子慢慢爬下井去。
  夜已深,附近的路燈燈光根本照不到這裡,平時她都是自己打著手電往下爬。
  記者也隨她一同到了井下,濕氣較重、有霉味,但20℃左右的溫度比地面上暖和太多。
  整個井底面積,不及一張雙人床面積大,側面還有不少管道占了空間,上面有人走動時,有土和灰落下。地上攤著兩床破舊的被褥、幾件捲著的衣服,還有鹽、鹹菜……這就是她簡單的“家”,沒有水、沒有電,只有五元一包的紅蠟燭微微閃著昏黃的燭光。
  “去年‘7·21’下大雨時,您怎麼過的?”一位記者詢問。
  但老人顯然分不清哪場雨是“7·21”,因為每場雨對她而言都很難熬,井蓋都會漏水,她只能把傘支在井蓋上,再用繩子系住傘把,拴到下麵的管道上,以求大風不要颳走這點最後的庇護。
  如果風雨再大,井里漏水,她就只能冒雨爬出井去,到附近保安的值班室里待一晚上,等雨停了再回來曬被子和衣物。
  追問
  為何無人救助? 老人自己不接受
  老人承認自己住井多年,當地的民政、城管、公安等部門也瞭解此情況,每當進行安全檢查時都會來此,給她聯繫過救助站,並提出可以把她送回老家或者幫她找別的地方住,為了讓她別再住井,有時還會把井封上。
  “花一塊錢買了把小鋸,他們走了我就偷偷再鋸開。”提起這些,老人稱已經在井下住了20年,這讓她基本習慣了以井為家的生活,“我不想被救助,我能養活自己。”
  老人稱,現在的生活雖然艱苦,但還能貼補家裡,去了救助站,就不能了。
  住在麗都附近的外國人很多,老人此生第一次吃到的麵包就是這裡的外國人給的,還有一位黃頭髮的外國女學生經常特意來給她送吃的。
  前幾天有口井滲水了,她就換了口井住,結果有警察來問她是否需要救助,自己為了躲避,就又換了口井住。除了在這附近,她在三里屯也有“家”,只是很少住那邊。
  儲物井的作用也不小,有的放被褥衣服,有的放塑料盆等日常用品,還有的是放塑料瓶等廢品的,攢多了可以拿到周邊去賣。
  政府為何不管?送到老家又回來
  “管過,勸過,安置過,他們還是回了這兒。”朝陽區將臺地區一位執法者透露,從他在工作中遇到這群住井人至今,有15年了,政府和執法部門都知道這一情況,也多次來此調查過。
  這些住井人主要分兩類,一類是拾荒乞討者,一類是在周邊乾“黑洗車”的。
  考慮到他們住在井下有危險,而且收入低、生活困難,執法人員曾把他們送到了救助站或老家,但沒過多久,這些人又偷偷溜回這裡,打開封死的井蓋,繼續過起井底的生活。
  北京市市政市容委表示,他們已經開始聯繫這些井的產權單位,如果是廢棄的,應該強制填埋。
  文/記者 李曉雨  (原標題:住人井井口 上午被封閉)
創作者介紹

富良野

gj23gjbwd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